五百四十八艰难的谈判(1/2)

加入书签

  “那你们的皇帝派你来到底是做甚的?”

  方成闻言两手一摊苦笑道“皇上让本官看着办。所以请金丞相拿出些诚意来,莫叫本官为难。”

  金隆运闻言愈发恼怒,却又无处发。

  方成说的是事实,当瑞帝让他与契丹人谈判时,给的底线就是“看着办。”

  方成可是真难住了。

  方成向来是会办事的,但再会办事的人,也会出错的,这本也没什么,瑞帝虽然霸道,但是基本的皇帝操守和气度还是有的,对臣子们执行中的一些错误,还是有包容力的。

  只是方成却是一个例外,他自己认为自己是一个例外,以他的身份,和曾经的过往,他是一点错都不能犯的。

  否则等待他的便有可能是万劫不复。

  所以方成是真诚的希望金隆运拿出一些诚意来,这也是开始他试探金隆运的原因。

  也许瑞帝所所谓契丹的诚意,但是他方成需要。

  “本使是很有诚意的,只是本使见不着你们瑞朝的诚意。”金隆运又返回坐席说道。

  “只要你们契丹有诚意,我们的皇上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方诚笑道。

  “契丹人向来豪爽,直来直去,不会阴谋诡计,方尚书大可放心。”金隆运说道。

  “好说,好说!那请问贵国的诚意是什么。”方诚追问道。

  “我们的诚意决定于你们瑞朝有多讲道理。”金隆运答道。

  ……

  经过一个时辰的口舌之战,瑞朝与契丹双方坦城的交换了各自的意见。

  契丹:要求罢战,从此契丹不再骚扰瑞朝边境,双方互通贸易,放回他们的国师。最后,如果条件允许,返还质子金小。

  瑞朝:则认为这样的协议与瑞朝无益,十四年前不也有这样的协议,是契丹先撕毁协议,与大瑞的协议想撕毁就撕毁,想达成就达成,难道瑞朝怕了契丹,有本事就结着战。

  金隆运:接着战就接着战,契丹人愿与瑞朝死战到底,死战之人,一个顶俩,你们瑞朝的军士愿来受死,我契丹也没办法。

  瑞朝:我大瑞军士岂是贪生怕死的,要战就战

  契丹:都道你们的皇帝仁爱,体恤士兵,原来也是为了自己一己私欲,不顾士兵死活,百姓积苦的。

  瑞朝:挑拨离间,胡说八道,都是你们这些契丹强盗扰的咱们中原无法安居乐业。

  契丹:都是你们中原人,独占天赋宝地,不给咱们契丹人活路,自私自利

  ……

  最终不了了之。

  接着又是几天的口舌,两个月下来,相同的问题,来来回回的吵了无数遍,又方都有些筋疲力尽,却始终没有一个结果。

  当然,方成并不急,瑞朝不急,而契丹却是一日急似一日,似火烧眉毛。

  金隆运只得再次拜访了蔡元明。

  “你们瑞朝的皇帝分明毫无诚意,他到底想怎么样?”

  金隆运一见蔡元明便恨恨的说道。

  “圣心难测,我这一介草民自然是不知的,不过凡事因阴阳之恒,顺天地之常。如今时不在契丹,丞相还如此自矜,自然无结果。”

  蔡元明淡淡的说道。

  金隆运闻言愣了半晌,虽然他极度不愿意承认,然而如今天时确实不在契丹。

  “若蔡先生之言,难道天要灭我契丹了。”金隆运心有不甘的说道。

  “丞相也是饱读诗书之人,定倾者与人,仍转危为安之道,丞相岂有不知。”

  金隆运听了蔡元明的话,暴起指着蔡元明道“放肆,你竟要我契丹对瑞朝卑躬屈膝,妄想!”

  金隆运说完更是一口恶气堵在胸中,脸色紫黑。

  “定倾者与人”,是当年范蠡劝越王勾践所说的话。

  当年越王勾践被吴军围困在会稽山,越王勾践欲与吴王夫差死战,后在范蠡的劝说之下,极尽卑辞,才得以保存越国宗庙,而越王勾践本人却入吴为仆。

  金隆运虽身在契丹,但也饱读诗书,对这个故事是知道的。

  虽然最终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得于翻盘,灭掉吴国,但越王勾践所经历的又何止是卧薪尝胆,这只是一个体面之说,当初了为取得吴王夫差的信任,连夫差的粪便都偿了。

  金隆运作为一个儒家常者,本能的保有了刚强的本性,虽然认同道家柔弱胜刚强之理,但若让他做到勾践所做的,他宁愿死。

  “丞相身系契丹百姓的性命,而非丞相一人之性命。”

  过了半晌,蔡元明见金隆运面色稍稍稳了些,才悠悠说道。

  “只有如此了吗?”金隆运的情绪由愤怒转为绝望无奈。

  “虽然金丞相您很想留住契丹以往的辉煌和荣耀,但如今的中原之主也是雄心万仗的,要开万世太平,金丞相若不如此,怕是很难说服他。”

  ……

  “是吗?他真这么说?”瑞帝敲着案几说道,面无喜色。

  “是!”李敢答道。

  “这个蔡元明,让契丹学勾践,那朕岂不是成了夫差了。”瑞帝冷言说道。

  李敢听了瑞帝这句话,心中一惊。

  “当年夫差有能力灭越,却一时心软,结果吴反被吴灭,正所谓天赐不受,必遭殃,朕定要灭了那契丹。”

  瑞帝原本有些松动,可是听了蔡元明与金隆运的对话后,突然感到灭掉契丹才是正确的决定。

  瑞帝改变自己主意的时候,金隆运却是在驿站的床榻上辗转反侧。

  经过无数次的推论,金隆运不得不承认蔡元明说得对,时与势均不在契丹,契丹在与瑞朝的战争中没有半点胜算。

  而他可以为了骨气,尊严去死,但是他身后的契丹,以及林太后却是要活下去。

  如果为了他一个人的尊严而让契丹宗庙毁灭,那他便成了契丹的千古罪人,或者说林燕燕成了千古罪人。

  唯有低头,才有活路,再者他金隆运也无需像当年的越王勾践一样侍奉夫差。

  游牧民族,向中原王朝低头,是很常见的,中原的文化决定了对像他低头的外族不会赶尽杀绝。

  说是包容也好,迂腐也好,这便是中原文化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