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君临(1/2)

加入书签

  四更时分,李庆安便被妻子明月叫醒了,刚入大明宫不久,大家都还不习惯,都住在浴堂殿内,浴堂殿不是一间大殿,而是一组建筑群的总称,由数百间亭台楼阁组成,占地极大。

  李庆安坐了起来,他还有点发懵,脑海中的梦境还没有消失,他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整个大明宫下面都被挖空,当他举行登基大典时,大明宫突然垮塌了,梦境居然很详细,有情节有人物,大明宫下的大坑就是他自己挖的

  “嗯!时辰到了吗?”

  李庆安努力使自己回到现实,他今天要举行登基大殿,必须全力以赴。

  “现在刚刚四更,还有一个时辰。”

  明月已经穿好了衣服,她忙碌地伺候丈夫起身,旁边站着六名宫女,她们皆年纪不大,十五六岁样子,都是自幼进宫,她们站在一旁,有点手足无措,皇后娘娘亲自给皇帝起身更衣,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她们对李庆安有点惧怕,李庆安在宫中的形象是杀人如麻、屠城千里,这让她们心中都有一种深深的惧怕感。

  明月见她们不得力,这个时候了站在那里发呆,不由眉头一皱,催促她们道:“你们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准备热水给圣上洗漱。”

  宫女们吓了一大跳,六个宫女倒跑去了四个,剩下两个上前来替李庆安穿鞋,这只是简单地梳理洗漱一下,吃罢早饭后还要进行正式的梳理着装,很耗时间,虽然有一个时辰,但时间还是十分紧张。

  这时,如诗匆匆走了进来,抱歉地笑了笑,“我来晚了!”

  在家里一般都是如诗帮李庆安梳头收拾,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明月虽然也有时帮李庆安收拾一下,但远远不如如诗动作利索,她正着急,见如诗进来了,不由松了口气,有些埋怨她:“你怎么现在才来?”

  如诗脸一红,连忙解释道:“这里的宫殿太大了,我还当是王府,结果走路都走了半天。”

  她上前从明月手中接过梳子,“大姐,我来吧!”

  明月将梳子给了她,又道:“我去看看早膳。”

  她快步出去了,这时,李庆安给两个宫女使了个眼色,两个宫女都知趣地退下,房间只有他们两人,李庆安搂住自己的爱妾,笑着问她,“昨晚也没有机会和你单独说话,你在宫里感觉如何?”

  如诗任李庆安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抚摸,她一边给李庆安梳头,一边有点撒娇地说道:“房间太空旷了,晚上一个人睡觉害怕,你晚上又不来陪我。”

  “那今天晚上我来陪你。”李庆安笑道。

  “今晚可不行,今晚是轮到二姐,我知道她也有好多委屈要对你说呢!还是按规矩吧!后天晚上你来陪我,对了!现在可不能说陪了,得说请圣上幸临。”

  说到这,如诗忍不住捂住嘴笑了起来,“真的一点也不习惯。”

  李庆安也无奈,只得苦笑一声道:“除了开国皇帝,历来的皇燕京是在宫中长大,他们都习惯了,所以觉得很正常,咱们都是半路出家,也只能慢慢适应,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这时,如诗已经替他梳好头发了,几名宫女抬着热水金盆进来了,放在洗漱台上,洗漱台就像后世的梳妆台,有镜子盆架,李庆安在军营都是自己动手洗漱,胡子也懒得修理,可在家中他都不用动手,自然有妻妾帮他整理好。

  刷好头,如诗又用热毛巾替他洗脸,细细修剪了胡子,忙了好一阵子,才梳洗完毕,李庆安便在宫女的引导下,起身向早膳房而去。

  时间已经渐渐到了卯时,也就是快凌晨五点了,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天色清明,在丹凤门广场上已经聚集了近万名官员,今天是新皇登基大典的曰子,所有九品以上的在京官员都必须参加,不仅朝廷职官,在京地方官、散官和退仕的官员也必须参加,而军官中的郎将以上非当值者,也要一并参加大典,还有外国使者,在京人质等等,也将列席大典,这样算下来,将有一万余名官员参加今天的登基大典。

  地点不在含元殿,而是在丹凤门广场上,礼部、太常寺、宗正寺、光禄寺等等相关部门早在十天前便开始准备了,丹凤门广场上画有明确的区域,正前方是朝廷职官和地方职官,以及三品以上军官,左后方是散官,右后方是四品以下军官,后排则是退仕官、外国使者及人质等等,连品阶山都摆好了,非常详细,一丝不苟。

  在丹凤门一角,裴旻正在和颜真卿谈话,两人都穿着三品朝服,手中执象牙朝笏,两人昨天都去城外迎接了李庆安,也亲眼目睹了长安民众的狂热欢迎,尽管他们相信李庆安能将大唐带入中兴,但他们仍然为不能在李庆安登基前和他好好谈一谈而感到遗憾。

  颜真卿见裴旻还是有点忧心忡忡,便劝他道:“裴少师不用想得太多了,我认为以圣上的自律,他应该不会突破现有的权力构架,不会逾越政事堂的权力。”

  裴旻叹了口气,“或许我是想多了,但玄宗皇帝当年也是这样,前二十年励精图治,开创了开元盛世,可后二十年骄奢银欲,把好好的盛世糟蹋成什么样了,我担心他会重蹈覆辙,”

  “裴尚书不用担心这么多,咱们就多留点心,只要有苗头出现,咱们就要极力劝阻,我相信圣上的眼光要比玄宗长远得多,堪与太宗相比。”

  两人正在说话,张筠笑眯眯走了过来,“两位相国在谈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裴旻和颜真卿皆笑了笑,没有说话,张筠心知肚明,他叹息一声道:“其实我担心的是圣上后宫太弱,玄宗帝四万后宫,咱们这位新帝可好,只有五名妻妾,让人目不忍睹,子嗣偏少可是帝王大忌啊!”

  裴旻摆了摆手,“这个我倒觉得不用太担心,慢慢来,据我所知,独孤家次女也要进宫了,还有崔寓之女崔云卿也有可能。”

  张筠吃了一惊,崔寓之女,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他忽然想起裴旻是皇后的舅舅,或许他有什么内幕消息,他便连忙问道:“这个消息当真吗?”

  “我也是听我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