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烤红薯(1/2)

加入书签

  阳光灿烂,草木清新,唐铭心觉得自己的身量变小了,走起来也轻快许多,就连鼻翼上的眼镜也变薄了。似乎,摘了眼镜,她也能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校园,f中的校园,熟悉的f中校园。她游走在漫长的走廊上,明明矮她许多的初中生们如今却看着跟她一个身高,叽叽喳喳得从她身旁掠过。

  “你们听说了吗?a班的沈思琪被开除啦?”

  “我去,她不是挺有来头的么。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沈思琪纠集校外的混混对同班同学下黑手,被人告校长那去了。今天a班来了好多学生家长,各个都嚷着要校长开除沈思琪。尤其是海归派的家长,听说全来了。你们知不知道莲花海归派的那些学生家长不是局长就是厅长,随便来一个就够校长喝一壶了,更何况一口气来那么多。”

  “我去,沈思琪活该,她这是涉黑啊。”

  唐铭心一头雾水的同时忍不住吐槽,一帮小屁孩,懂什么叫涉黑么。又有人推开了她奔到了a班教室外面,向身后的同学招着手呼唤道:“快来看,快来看,沈思琪真得在收拾自己的书包哎。”

  这一下,心知自己是梦中人的唐铭心都觉得这个梦做得有些莫名其妙。

  她很久没做梦,但一下子做梦梦到沈思琪。这是要闹哪样?

  她跟着走到了这个在梦里也不算陌生的a班教室门口,隔着窗子朝里面看去。就如刚才那个叫嚷的同学所说,沈思琪红着一双眼睛,正一脸恨意得收拾着书包。

  好友刘薇薇拍着沈思琪的课桌,催促道:“哎,你动作能不能快点?”

  江绿意也跟在后面娇滴滴得讽刺:“就是啊,需要找个保姆来帮你吗?”

  让唐铭心愕然的,是看到了坐在教室位子上的自己,一个长发翩跹,耳鼻干净,一双眼睛没有被眼镜束缚的自己。眼看着沈思琪在好友的围攻下一言不发得收拾着书包,重生的唐铭心不置一词,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似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低头翻阅着一本英译的名著。

  坐在她身后的,是一脸冰霜的方之。唐铭心不得不承认,少时的方之真是光彩夺目,堪堪要变成一枚自带闪光灯和狗仔的总攻正太。那双标志的凤眼,眼梢像用眼线笔挑到了鬓角一样,细长到随便一瞥能让人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可如果那双眼睛带着感情看向你时,唐铭心发誓,溺毙是最有可能的死亡方式。此刻他深灰色的瞳仁里仿佛爆发着一颗火星,直直得盯着沈思琪的背影。

  前面的沈思琪终于收拾好了书包,似乎一早知道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在看着自己,火气腾天得往后面走在,走到了方之的桌前。

  唐铭心同样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飘乎一般得站在他们身后,就听沈思琪尖锐的声音划过天花吊顶:“你以为你想什么我不知道啊?你不就是想睡唐铭心吗?呵,你睡啊,你倒是睡啊!”

  梦中人状态的唐铭心表示睡你丫大爷的,沈思琪真是从小满脑子龌龊啊,居然将“睡过”当“吃过”一般张口就来。

  方之冷眼一扫还没发作呢,他身旁的周大福抢道:“我去,果然‘丑人多作怪’,别人的私生活都要管。”话还没讲完呢,周大福就被沈思琪的书包砸过,脏话随即而至:“你说谁丑?你t自己长得最丑!”沈思琪红红的眼睛扫过方之,冷笑道:“不过有句话说得对,我就喜欢管他方之的私生活。呵,私生子的生活不是私生活是什么?!”

  “啪”的一声,唐铭心就看见重生的自己突兀又决断得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英译书直接呼啸着朝沈思琪脸上砸去。作为梦中人形态的自己都能感受到砸书的力度,不是很用力,是用了死力呀。

  重生的唐铭心一向装得大气风骚并且很有主将风范,从来不跟小同学们有口舌之争,更不会升华到动手动脚。这下可好,这书砸下去之后就跟泼妇似的,直接拉了沈思琪要厮打。沈思琪就等着跟她打呢,也使了力气你推我我推你,你扯我头发我吃扯头发。

  重生的唐铭心一边打着一边骂道:“你才是私生女你全家都是私生女。”那边沈思琪也边打边回骂:“你个勾引人的狐媚子你个不要脸的三八。”

  周围的学生们在震惊了三秒之后终于反应了过来,拉人的拉人,劝架的劝架。帮架的也趁乱补踹了一脚,尤其是力大无穷一直以大姐大自处的刘薇薇,骄傲得拍了拍自己鞋子上的灰尘,宣扬道:“踹人专用鞋,还是美德斯邦威的好。”

  梦中人状态的唐铭心吸了一口凉气,虽然在梦中,但她也得承认:原来重生时候,她就护短方之了。

  从梦里醒来,唐铭心睁开眼睛就延续了梦里的状态,猛吸了一口气。头一转,又差点吸叉了一口气。

  因为就在她睡的床铺边上,一个半裸着上半身的美男正在用吹风机吹着自己的头发。难怪她会从梦中醒来,敢情是有人用吹风机叫醒她。

  唐铭心没好气得拍了一下枕头,抱怨道:“你丫吹头发能不能去你房间?”

  吹头发的人以玻璃幕墙为镜,一边吹着一边回嘴:“这本来就是我房间。”

  唐铭心叹了口气,认栽道:“真不该听你骗的,流星,鬼看到一颗流星。”身上衣服没脱几件,下了床直接套上了穿过来的羽绒服,告别道:“谢谢你收留我一晚啊。”

  一听到告别,沈之就停了手上的吹风机,转过身吩咐道:“把你公寓的钥匙给我。”

  被那精壮凹凸的身材所吸引,唐铭心僵硬得站在原地,不太争气得结巴道:“你,你要,要我钥匙干什么?”

  沈之随手将吹风机扔在一边,弯腰去翻她随身带来的包。不等唐铭心炸毛就掏出了一把挂着糖果钥匙圈的钥匙,看着钥匙圈又抬头扫了一眼当事人,忽然莫名其妙得嗤笑了一声,直接拿着走出了房间。

  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