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chapter106(1/2)

加入书签

  一群持抢的男子挟持她前行,?她已不知身在何处,将去何方

  身后的人牢牢地抓着她的胳膊,并不担心女子从手中逃脱,记不清一路上枪声响了多少次,?又发生了多少回交战?

  她眼前的景象,仿若地狱,?到处是流淌着的鲜血,?横七竖八倒下的死尸,就连几米外的草地上都染上了斑驳的点点血迹

  突然一抹血洒在了眼前,?鼻间又添了一股腥味,?身后的人用手一推,?借着月光,她清晰的看见一具男人的身躯轰然倒地,?在胸口上有一个不断流血的大窟窿。:乐:文:?3

  女子发抖的站在死尸面前,实在是因为眼前的情景太过于震憾,浓稠的血浆流了一地,浓浓血腥味勾勒出人类记忆深处的某种超现实画面——

  一辆黑色的车子向他们缓缓地驶过来,?持枪的黑色长衣的男子贴在她耳边冷冷道:“上去!”背部抵上冰凉的枪口,她随即被他们推上了车。

  包厢里面装饰得富丽堂皇,?室内亮着华丽的灯光,中古世纪风格的艺术品陈设,?与洛洛克风格的壁纸异常的晃眼。

  坐在皮质沙发上的年轻人微微颦眉,诺兰邀请自己到这个风景优美的岛上来,究竟有何用意?

  一头顶级色泽的金发垂落在脑后,?他心不在焉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额前鬓角,披散下几绺透明的发丝,为这已臻至成熟的年龄增添了一股魅惑。

  岛上拥有极致奢华的一切设施,美女,侍应,美酒…一切应有尽有,他并不想在这里呆上很久。

  坐在前面椅子上穿着白色西装的银发男子摇曳着指间酒杯询问道:"艾格伯特先生,你似乎不太喜欢这里的美酒和侍者?"

  "有什么事,我们下次见面再谈。”他放下手中杯子,“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

  说完,他打算就此离开。

  银发男子放下手中酒杯,"既如此,我送你一程。"

  出了门,他们走到外面。夜幕已经缓缓降下,从这个位置,他只能看到暗黑的色海水。他们来到了海岸边,停下脚步,沾染了海的咸湿气息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拂过额角凌乱的发丝……

  银发男子若有意无意地瞥了年轻人一眼,他环抱起双手,“有件事你须知道,王座已空了很久,这一次预备送赠的,是一束altadena的玫瑰。”

  “hor之眼,亦是真实之眼,权力之眼,权力之眼下,无所遁形——”他垂下眼,道:“这世上唯有权力才是真实。”

  穿着斜纹衬衣的男子立于高楼,用手推开了窗户:“很多科幻电影都是有现实的真实基础。”

  回到桌前,他端起一杯咖啡:“你还记得电影《云图》吗?‘真相只有一个,其他的版本都不是真相。这个世界被那些同样的,扭曲我们心灵的看不见的力量所控制。’”

  “这句台词却预设了人的心灵有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有一种力量扭曲了它,同时又控制了这个世界。只有明白了这个状态,才能明白其对立面,扭曲之后的异在——”

  咖啡色头发的女子听了他的这句话,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这么说让我想起了anen的话,他曾经说秩序在收割一切,收割一切可能对秩序造成威胁的各种力量——”

  “所有的天才都将面临的被规训、被同质化、被收割、被秩序化的问题,将要失去的是独立性和创造性。”

  我在那里?

  背部触到冰凉坚硬的墙上,她心里默念着这个问题,是谁?为了什么目的,把她带到这里来?眼睛前面蒙上了一层布,什么也看不见,低垂下脑袋,只能在黑暗中回想发生过的事——

  门发出一声吱嘎的声响,竖起耳朵倾听,一阵轻微的脚步走了进来,声音由远而近,走到了女子身前。

  来人弯下腰,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立刻感觉到她眼睛和嘴巴上的布被他一扯掉了。

  一道光直刺她的眼睛,渐渐才适应了室内暗淡的光线,睁大的瞳孔映出了几个穿着西装身材高大男人的身影。视线移动,一道黑色剪影赫然出现在视野里,穿着一件斗篷矗立于那里。

  苏晓琪见此人服饰穿着与来历神秘,还有服装上贵族式的领边,她猜测他应该是这里的头目。“是你让他们抓我的?”

  “处处与is为敌的人,是你们么?是为了什么,要把gei逼至绝路?"

  “呵,我不是与你为敌,只是与王氏为敌,我早就知道你是谁,背后有谁,is也不是你的。”

  “事实上他在保护你。”阴暗的光线下,一袭黑色的长袍披在身后,兜帽遮住了他的脸,“当我注意到艾格伯特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个'王位'人选,和我一样有着神奇的天赋。”

  “最适合他的东西应该是权谋、统治、格斗、军事、杀人、读心术……他会统治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在其之上——”

  “可是现在他眼中只有你,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对别的人有兴趣。”

  兜帽仍然遮住了他一半脸,看不清面容,“从杜加德杜尔出现在欧洲市场上开始,每隔几天都有一种对你不利的流言传出。那些流言还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就被无形的被化解了。”

  “报纸评击虽尖锐但无伤大雅,你当上is董事长的时候,曾有二家银行针对你,想了那么多毒计都没有成功。鲍尔无时无刻不想杀死你!可是你呢,居然不知道他是谁!法兰克把命都送掉了,你连这事的影儿都没有听说过!”

  “围绕在你身边,那么场的争斗,你连这些事的影子都没听说过!他在和你交往时,对家族下达禁令,为了让你安静的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连我身边也安插那么些人,他把你护得那么好,丝毫不顾可能产生的影响——是了,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呢?”

  “连你闯入is与他们之间的争斗,那么多场明里暗里的针对和阴谋……连长老会也坐不住了,你知晓也不曾!你看,这事对他们来说多不公平?以他们的身份、家世和地位,对你做了那么多事,结果你什么也不知道!”

  穿着斗篷的男人缓缓地转身,那挺拔修长的身材,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位宫庭巫师,“今天如果不是有三股势力插手,即使自信有着不輸于他的头脑,我也没那么容易得手。”

  原来,他过去为了保护她,做了那么多事情……她闭上了眼睛。

  斗篷人踱步绕到了女子右侧:“社会传染病在大众的人际网络中传播,这种选择性的传染在医学界是闻所未闻的。人类的大脑会把别人的目标、信念和行为整合到自己的决策中,在脑海里,别人就会成为另一个‘自我’,并且和‘自我’比赛自控。”

  “行为传染方式中,喜欢的人比陌生人更有传染性。这就好像是——和智商低的人在一起智商会变低,和意志力强的人在一起意志力会变强,就算看到别人意志屈服的证据自己也会屈服,最终感染上别人的目标,失去自我目标与控制,就像病人摸过门把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细菌仍会留在手上面一样。”

  穿着斗篷的男子抱起的双手,“社会传染病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传播——传染一个,一个传染另一个……腐蚀一个人,一个腐蚀另一个,如网络节点散布……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