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白斩鸡番外(1/2)

加入书签

  苏茂是个小混混。

  纵横西峦夜市一条街多年,参加的打架斗殴不计其数,印象中最狠的一次是操起一根钢管,想砸破对手的脑袋,虽然脑袋没砸破,但好歹也把大排档的桌子给砸碎了。赔钱没关系,重要的是威望就树立起来了,甚至收了几个小弟。苏茂自认为算是见识广的,不就是去趟部队上陶冶情操么!说走咱就走!

  程熙安排得仔细,等苏茂伤养好了,专门派车直接将他送到荒郊野岭里的7788部队训练基地。

  高级部队担子太大,能从里头走出来的都是风云人物,估计苏茂这样的没两天就死翘翘了。而初级部队那是当兵的必经环节,程熙觉得放他到那里也太轻松了点。所以经过考量,程熙选了中级部队作为苏茂的改造营地。

  苏茂养伤养了有两个月,正接近年关,出发得早,到了基地才八点钟,寒风拍打着车窗,基地四周连棵树都没有,很是荒凉。

  车子驶到基地门口,司机递上去通行证后,铁门缓缓打开。迎面就是偌大的训练场,虽然是寒冷的早晨,但是列队整齐的汉子们都只穿了薄薄的迷彩衫,在场上吭哧吭哧地进行体能训练。

  就这会儿苏茂还觉得没什么,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司机把人领到排长跟前,交代了句:“程哥带来的。”排长点头指了指旁边的矮凳子:“坐。”司机完成任务便撤退了,留下苏茂跟排长呆在装修简洁的办公室里。

  排长看起来很有威严,苏茂坐着不动,没好意思上去问话。到了吃饭的点,他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忍无可忍准备一拍大腿破口大骂的时候,排长终于站起来,淡淡地说了句:“跟上。”往外走去。

  排长带着苏茂径直来到食堂,训练的时候不能为这么个小子贸贸然打扰,午饭的时候正好将他交到队里。

  食堂里乌泱泱坐满人,苏茂一进来就接受了众人齐刷刷的眼神洗礼。有人小声嘀咕:“嗬,这就是那个空降兵?”

  旁边人附和:“空降白斩鸡。”苏茂瘦弱的小身板在他们眼里真不够看。

  排长带苏茂走到一队队长面前,顿了顿,又继续往前,在二队面前停下。二队吃饭的十几个兵发出喝倒彩的声音,有人幸灾乐祸道:“来二队啊!排长你狠!”

  排长说:“二队,领人。”一队本来是要求最严的,不过最近高级部队来了人,暂任二队队长,训练那力度,啧啧,连排长都忍不住为他们掬一把同情泪。既然指明说让苏茂好好历练,那就去二队吧。

  坐在最里面低头吃饭的二队长缓缓抬头,波澜不惊地看过来。苏茂和二队长对视片刻,无端端打了个寒颤。二队长点头,没说话。排长利落地走了,留苏茂傻傻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干嘛。离他最近的一个兵一拳锤在他胸上:“你傻啊!打饭过来吃啊!”

  苏茂瞪他一眼,骂了句“操”。莫名其妙打人还有理了!

  吃饭的时候明显地,苏茂被这帮子战友孤立了。他本来就是空降的,和二队这些实打实从初级兵种练上来的不同,本身立场就不讨喜,更别提他还敢拽五拽六的骂人!要是有人理他才有鬼了!

  苏茂正饿着,没想那么多,看面前位置都满了,心底暗暗嘀咕这些二流子兵一点都不讲义气,连个座儿都不愿腾出来,端着盘子往里面钻。

  队长周围很空,苏茂一点眼力价没有,看见空座就坐下,正好挨着队长。

  他一边开吃一边发挥人来熟的混混属性,戳了戳旁边人的肩:“嘿,我叫苏茂,你叫啥?”

  队长没抬头,答:“魏朗。”

  苏茂扒拉着碗里的菜,他不吃芹菜,看这个叫魏朗的家伙正好夹了筷子芹菜往嘴里塞,大喜,端起盘子来一股脑将芹菜往魏朗碗里倒:“我不吃芹菜,你丫的别客气啊。”

  魏朗:“……”

  可惜苏茂这小子还不知死活,又看了看眼魏朗的盘子:“你把这个西兰花给我吧?有来有往。”伸出手去夹。

  手被魏朗拦在半空中,魏朗“啪”的一声将他的筷子拍出去,起身俯视他:“苏茂是吧,你给我出来。”

  苏茂不知道这个战友为什么突然发火了,愣在原地。战友们看着这神奇的发展,爆发出一阵大笑。有人好心提醒他:“赶紧上吧,队长下令,不从者死。”

  “队长?”苏茂才后知后觉,刚刚那个……好像就是队长。没办法,苏茂这人智商不够用,还脸盲。

  哭丧着脸往外走,苏茂心里头还是不服气。这傻大个激动什么?不就是想夹你一棵西兰花!他娘的改天我扔一丢到你脸上砸死你信不信呐!

  站到训练场上,魏朗冷酷地说:“跑吧,绕场五十圈,跑不完不许停。”

  “……”苏茂大叫,“不带这么欺负新人!”

  旁边跟来一群看好戏的,魏朗是出了名的狠,私底下二队的汉子们都管队长叫“狼队”,“狼”谐音“朗”,意图表明魏朗此人的心狠手辣。这回这个不讨喜的白斩鸡空降兵一来就惹上狼队,实在是件大喜的事。

  苏茂一早上等得又饿又累,才扒拉了两口饭就让人喊出来,看魏朗冷冷的样子,脾气也上来了,梗着脖子又喊了一遍:“不带这么欺负人!”

  魏朗站过去挥了挥手,本意是告诉他跑道在那边,谁料苏茂理解成魏朗要动粗,“嘿”地一声吼,一拳揍了出去。魏朗反应及时,将这拳头拦下,也动了气。新来的就敢这么不听使唤,以后还得了?必须得压制住了。

  于是他也捏起拳头,想小小地给苏茂一个教训。

  苏茂做混混多年,打架的经验是一套一套的,他们打架都只管实用,不像部队里头,还得讲究点套路招数。只见他手脚并上,撕拉抓打什么招都用上了,竟然还跟个女人一样去揪魏朗的头皮。魏朗按住他的手,绷不住笑了。苏茂更是恼羞成怒,打架这么激烈的时刻你笑是几个意思!抱住他脖子往地上掀,同时没头没脑地咬了上去。

  本来苏茂是想咬魏朗的胳膊,没想到咬偏了,嘴巴正好碰上魏朗的下巴。魏朗被柔软的双唇带来的触碰感唬得一愣,稍微松懈一点就被苏茂抓住时机,一把掼倒在地。

  魏朗随手一扯,苏茂就跌倒,正好砸在他身上。两人胸贴着胸,脸靠得极近。魏朗看着面前的人眼底藏不住的惊惶,意味深长地笑了。

  苏茂眨巴着大眼睛,恨恨地往魏朗胸口打了一拳。意外的是魏朗没有反击,任苏茂拳头砸过来,笑意未散,说:“起来。”苏茂这才发觉他压在别人身上了,站起身丢个白眼过去。

  魏朗帅气地跃起,苏茂一脸警戒地看他:“我要吃饭。”魏朗又笑了:“去吧。”

  旁边一群等着看好戏的家伙简直要神魂出窍了,一人拉住旁边人的袖子:“刚刚狼队……那是……笑了?”旁边人答:“岂止是笑了,还他妈笑了两回!”

  某日,二队正在进行铁人三项的项目,先是跑步,然后游泳,最后骑自行车。

  照顾苏茂这只新鲜白斩鸡,没让他负重跑,不过他还是有气无力地跟在队伍尾巴上,如果不是魏朗在他旁边督促着,他早掉队了。

  好容易跑完步,眼前是片天然形成的湖泊,战士们得从这头游到那头。苏茂长长呼出一口气来,扑通一声栽进水里。

  边上的柴小虎吓了一跳,以为他没劲儿才滑下去的,一把拽住他胳膊,心里暗骂,这小子细皮嫩肉跟个娘们儿似的,这么点训练都受不住!但是动作还算轻柔,怕他稳不住,又伸另一只手来把他俩胳膊都拉住,远远看着像是把人搂在怀里。

  苏茂有气无力地哼哼:“谢谢啊小虎。”这柴小虎和他都是从西峦来的,自然最先熟络起来。他干脆整个人靠在柴小虎身上:“你,你拖我一程吧?我游不动了。”

  柴小虎表情为难,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岸上魏朗一边脱上衣一边大吼:“柴小虎!放手!加跑两公里,负重二十斤!”

  柴小虎一把放开苏茂,哇哇叫:“狼队!我干啥了我!”

  魏朗一个鲤鱼打挺跃进水里,中气十足:“再加一公里!”

  柴小虎:“……”

  苏茂实在没力气了,被柴小虎一放,整个人就软趴趴地往水里滑去。

  水刚淹没到头顶,就被人扶着腰拽起来了,苏茂迷迷瞪瞪地睁眼,看到的是魏队长酷酷的神情。

  晚饭后苏茂匆匆拿了盆赶到公共浴室去洗澡,这个地方简直像是地狱,每天被|操练得半死不活,还得赶到澡堂抢水。要是晚了没位置,晚上的拉练又要开始,只能顶着满身臭汗入睡了。虽然洗过澡继续练还是有汗,但好歹不会活活把人从梦里面熏醒不是?

  苏茂半裸着,赤条条的上身还没练出肌肉,光滑而略显结实。在战友们眼里,他依旧是只白斩鸡。这不,刚进浴室就有人打招呼了:“白斩鸡,没空位了!”

  苏茂比了个中指,继续往前走。他一向脸皮厚,没空位就跟别人挤挤好了,要他顶着一身臭汗睡觉,他还是不乐意的。目光巡逻半天,找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凑上去:“嘿,狼队,你怎么来这儿洗澡?”魏朗是教官,宿舍比他们这些小兵高级,有独立卫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