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1/2)

加入书签

  听闻珑玥晕倒,裴元修神色突的一变,也顾不得书房内几位北疆官员,猛的站起身来几个纵身就闪了出去,直奔王府花园子里的镜湖而去。

  裴少追在后面急急喊道:“爷!王爷!王妃已被送回了碧苍院!”

  裴元修一听,略微一顿,一个侧身便又奔了碧苍院急行。

  可怜裴少未能刹住脚步,撞在了一株开得正盛的丹桂树上。

  顿时,扑簌簌的桂花如雨般飘落,却可惜无人欣赏。

  裴少捂着撞起大包的额头,追着裴元修而去。

  “爷!您别急,璎珞姑姑已着人唤了医女,府医与京里来的太医也命人去请了……”裴少连跑带颠儿的跟着裴元修絮叨。

  可裴元修却无心听。

  大步迈进暖阁,就见珑玥已经醒来,半倚在贵妃榻上,眉眼带笑正与霆哥儿讲话。

  “娘亲,娘亲,霆哥儿要妹妹!”

  “好!要妹妹!”珑玥和身边几人对视一眼,而后轻笑。

  “甚妹妹?”裴元修张口问道。

  以璎珞姑姑为首众人向他福身。

  只见霆哥儿走上前来,如小大人儿一般对裴元修一揖,而后道:“父亲,医女说娘亲肚子里面有小妹妹了!”

  “噢?”裴元修与珑玥对视,见她微笑着颔首,那原本急恼严肃的面容柔和起来。

  “父亲,待霆哥儿有了妹妹定比罗少青的好!”

  这罗少青乃北疆总理财政的罗大人家的嫡孙少爷,让裴元修召来了给霆哥儿做伴读。不久前罗少青的娘亲刚给他添了个妹妹,新鲜劲儿未过,时常与裴兆霆耳边叨念,炫耀之色显而易见。

  霆哥儿是王府独子,身边虽有奶娘的孩子,还有陆潜、小磊子以及裴大、裴小二人的儿子陪着,却也碍于身份有别,那几个小子总有些绑手绑脚。

  且,六岁年纪半懂事半不懂事的小孩子,总会有些子攀比的心思,特别如霆哥儿这般的天之骄子。那罗少青多了个妹子,便成了霆哥儿的一块心病,如今娘亲肚子里又有了一个小家伙,那自然盼着是个妹妹,好将罗少青比下去。

  待府医与两位自京里遣来的太医诊过脉后,确认了是喜脉,裴元修虽心疼珑玥临盆之时又要受苦,可是两人又将有一个骨血相融的孩子,他却是打心眼里高兴。重赏了众人,阖府上下,多发两个月的份例银子。而后,将一屋子人打发出去,坐于床榻边上,搂了珑玥在怀中,轻道:“九儿,我又要当爹了!”

  “是啊!”珑玥以头顶蹭了蹭他的下巴。

  “可……”裴元修拧了拧眉,叹口气,心疼道:“九儿又要受苦了!”

  珑玥不语,只回他轻笑。

  忽听门外石榴轻唤道:“王爷,裴少还在院子里等您回前院呢!”

  裴元修这时刚想起来,方才听闻珑玥晕倒,他想也未想便将一屋子正在议事的官员丢在了那里,向着屋外道:“晓得了!”

  而后目光似水的望向珑玥,道:“你好生歇着,我处理了政务便回来!”

  珑玥颔首,回他轻笑。

  裴元修前脚出门,不多时,三个小脑袋就探了进来,是霆哥儿与裴大、裴小的儿子。

  珑玥向他们招手,先问自己的儿子,“你怎的又跑回来了?”

  “我在院门处瞄着,看爹爹走了便回来了!”霆哥儿眨着略圆的凤眸,脆声的回道。

  “小马先生呢?你此时不应在他那里练字?”珑玥问,心道:准是这小子又将小马先生忽悠了。

  “百善孝为先,我告诉他娘亲不适,我要陪着!”霆哥儿回得理直气壮。

  “你啊!鬼精灵!”说罢了儿子,转头又看另两个。

  “你们两个怎的来了?你们的娘呢?”珑玥自圆几上拿了两个橙子给两个小小子。

  这两个小小子自然是浣玉与涤翠的儿子,如今四岁多,却是生得虎头虎脑,机灵喜人。

  “娘亲带我们来看王妃。”小一点儿的裴德武眨着与浣玉酷似的眼睛道。

  “王妃娘娘要生小妹妹了吗?”裴德文望着珑玥的肚子问。

  “是啊!”珑玥笑回,抬眼就看到浣玉与涤翠挑帘子进门。如今她身边的四个大丫鬟已成了府里的管事娘子,各领一滩事,与珑玥身边伺候的时间少了许多,她便把石榴、葡萄、甜橙,还有一个叫荔枝的丫头提到了身边。

  “恭喜主子,又要当娘亲了!”浣玉与涤翠进了门就笑着福身。

  “你们两个得闲儿了?”珑玥问道。入秋了,府里便要备过冬与年节的东西,还有阖府上下从主子到仆从的衣裳。可洗碧有了身孕就要临盆,淘珠又跟着夫君老吴外出办差,要月底方能回来,那两个手里的活儿就全要浣玉、涤翠分担了,将这两人忙了个鞋底子打后脑勺,没个得闲儿的时候。

  “哪里啊!这不是听您有喜了,还晕倒了,过来瞅瞅才能安心不是?”涤翠将小猴儿一般东抓西摸的裴德文拉进怀里。

  “你们有心了!”珑玥笑,忽而想起甚,又道:“嘱咐洗碧,身子重了,就莫要过来看我了。我知道你们几个心里都揣着我就行了!”

  “是!奴婢这就吩咐人去拦着她!”

  珑玥与浣玉、涤翠刚闲叙了两句,屋外石榴就回禀道:“张家婆子来寻浣玉姐姐,有事要回!”

  “瞧瞧这大忙人!”珑玥笑道:“真离不了你了!行了,晓得你们忙是为我分劳呢,去罢,去忙,将小文与小武留下与霆哥儿作个伴罢,待你们忙完了再来接,左右我这里事少,石榴几个也都闲着,还有霆哥儿的两个奶娘,也省得你们忙正事还要看着孩子!”

  浣玉、涤翠忙道了谢,留下儿子,去忙活了。心里也都看得清楚,主子这意思,两个小子往后必是会跟着霆哥儿的,不由得心里高兴。

  珑玥这一胎却不如当初怀霆哥儿时滋润,可以说受罪非常。自打有孕的第二个月起便开始害口,要说别的孕妇害口是沾不得荤腥,可珑玥却是只吃得下鱼虾。其它纵是蔬菜也难吃上一口,倒是酸甜微辣的蓑衣黄瓜,能吃上一大盘子。

  珑玥这猫儿一般的吃法可将裴元修愁坏了。于整个北疆藩地发出了悬赏,有谁能让王妃吃得下饭去,纵是那人犯了砍头的重罪也保他无虞。

  这消息自然很快便传入了京中。而后各色贡品瓜果就源源不断的大老远自皇城送入了靖北王府。

  大昭国上下所有女儿家无不羡妒珑玥,闺中得宠不说,还嫁了个好夫婿。

  有孕六个月之时,珑玥那匀称修长的美腿已肿得如两根大白萝卜,纵是打弯儿也困难,以手指一按便是一个坑,可人却瘦得皮包骨头,本就巴掌大的小脸儿,此时只突显出两只大眼睛。那肚子倒是圆鼓鼓的,一看便知珑玥吃的那点子营养全供到了那里。

  “娘亲,娘亲,姥爷遣人送来的香梨,您吃一个!”霆哥儿不识愁滋味的年纪,见了他家好似病弱美人儿的娘亲也开始学着心疼人了。

  “娘亲谢谢霆哥儿!”珑玥笑着接过手中,在小人儿热切的眼神中轻咬一口。

  然而,只这一口,便又抱着痰盂猛吐起来。

  正巧裴元修一只脚跨进门来,看到这一幕。于是,可怜的霆哥儿被迁怒,让他家煞神爹爹丢去省园站梅花桩了。

  这省园便是裴元修依着京中,裴府里那个他儿时挨罚的院子建的。

  “省”取意“自省吾身”!

  “不怪他!”珑玥缓过劲儿来,漱过口后道。

  “我省得!”裴元修虽怪霆哥儿乱给珑玥吃东西,却并非主要因由,他只是嫌弃儿子碍眼,霸占着小妻子。故而寻个由头将霆哥儿支开罢了。

  裴元修坐于珑玥身边,轻轻胡撸她的背,帮她顺气。忽见珑玥颦眉,关切问道:“可是腿又难过了?哪一条,我帮你揉揉!”

  珑玥指一指左腿,“小腿肚子又抽筋了!”

  裴元修轻轻抬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车熟路的开始按揉。

  几个月后,于六月二十一,万寿节这一日,珑玥诞下了一个小女儿。

  很快,弄瓦之喜传入京中,顺启帝听闻小外孙女与自己同日生辰,抚掌大笑,道:“这小妮子好啊!与她娘亲一般,这是赶着来给朕贺寿啊!哈哈哈!”笑罢,大笔一挥,赐名“宁馨”!

  三年后,靖北王府。

  一个一身红裤红袄,梳双丫髻,绑缀东珠金线绣萱草纹红缎带的小丫头在一众丫鬟婆子的簇拥下,扑向一个小小少年,口中娇喊着:“哥哥,哥哥,可给馨姐儿带了好玩意儿?”

  那被扑的少年正是裴小王爷,裴兆霆。

  前年,馨姐儿周岁,李隆彻成亲,一家人回京之时,裴元修已请旨,封裴兆霆靖北王世子。

  而后每每向军中巡视皆带了他去,让他早日熟悉,毕竟再过几年他便要入军中正式历练了。今日正是他与老爹裴元修往军中去了半个月刚回来。

  此时抱着宝贝妹妹的裴兆霆早已脱了当初软娃娃的模样,十岁年纪就有着同龄人不具备的沉稳,与裴元修酷似的面容,因未长成,还显柔和。

  “带了!带了!”

  裴兆霆笑着将馨姐儿托上肩膀,架着往碧苍院去与娘亲请安。

  “爹爹呢?”馨姐儿骑在自家哥哥的脖子上,两只小肉手扒着他的下巴问道。

  “正在前院见大人们,稍后便回来看你!”霆哥儿回道。

  馨姐儿“咯咯咯”的乐着道:“爹爹定是想我了!”

  “是啊!想你了!”裴兆霆顺着她的话哄道。

  “哥哥不想?”馨姐儿皱起小眉头。

  “想!想得紧!”

  “我就知道!”馨姐儿得意。忽听有人偷笑,转头方注意到,自家哥哥身边跟着一个小少年,嘟起小嘴问道:“你笑甚?”

  那小少年听馨姐儿问他,登时收了声,不再言语。

  馨姐儿朝他股腮帮子,瞪眼睛。

  裴兆霆道:“馨姐儿莫要无礼,这是徐敬海将军家的小公子,徐放,若随着小舅母论的话,你要叫一声表哥!”说罢,又对徐放道:“徐表弟见谅,家妹有些顽劣!”

  徐放轻摇头,表示自己并未在意。

  这几年是徐敬海在驻防边界,妻子与两个儿子一直跟在身边。大儿子徐牧如今已有十四,已跟着徐敬海上阵,倒是这个小儿子徐放,还不满九岁。裴元修此次巡视见他与裴兆霆投缘,就与徐敬海商量着带回府里,与霆哥儿一道习武学文,免得如自己当初那般耽误了。

  徐敬海欣然同意。于是,徐放此次便随了裴元修与裴兆霆回府。

  兄妹三人来给珑玥请安。

  珑玥打量徐放,心中好笑,直道:这小子年岁不大,看着好似比自家这个少年老成的儿子还要持重。

  命人将之安顿在了裴兆霆雷泽院隔壁的四方院中,方便二人走动。

  在徐放于王府中住了半年之后。

  这一日,裴元修忽然对珑玥道:“九儿可想京省亲?”

  珑玥自然点头,自那一年李隆彻成亲,她又有许久不曾回去过了。

  见她点头,裴元修立时便命人收拾行装,道:“两日后便上路罢,不过,只你们母子几个先行,我将手中事务处置后再去追赶与你!”

  珑玥听罢,皱眉瞅他,恨不得时时不让自己走出视线之外的裴元修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不对,这其中定有事情。

  “如此,不若晚走几日,待你一同上路罢!”珑玥瞅着他一双星目说道。

  “不必,我骑马很快便可追上你们!”裴元修错开眼神,不与珑玥直视。

  “为何?”珑玥自然发觉其中有事,问道,“元修有事瞒我!”

  “这……”裴元修就知瞒不过她,顿了顿直言道:“抚山郡王与承郡王封地上有动静……”

  “他们要动手了?”珑玥瞬间反应过来。

  裴元修颔首肯定。

  “你让我们母子几人先走,自己则要留下与他们一战?”珑玥再问,然而于心中却已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双美眸中染上怒色。

  不待裴元修开口,又道:“他们的目标怕是我罢!你送了我走,再寻一个与我相似之人诱敌深入?”

  “你……”

  珑玥摆手不让他开口,再道:“别问我如何猜到,前日我见过裴小领了一个与我近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