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真正的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景越成功的捕捉到苏秦脸上那一瞬间震惊的表情,他几乎是在瞬间就断定了苏秦一定知道这个名字的由来!那么以前苏秦救他那一次的事情就完全可以解释原因了,他在心里已经下了定论,可是原本悬在半空的心脏不但没有归于实处反而摇晃的更加剧烈,喉咙莫名的有些嘶哑:“阿秦”这是他在梦里曾经叫过无数次的名字。

  阿秦

  苏秦整个人都僵硬住了,仰头看着景越灯光下异常英俊的脸,恍惚间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前世。

  他把她从丧尸群中拉起来,然后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还没从死亡的阴影中脱离出来,表情显得有些木讷:“苏秦。”

  “哦—”他微微扬高了调子,好看的眉毛一挑,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阿秦嘛。”停了下,然后那张异常好看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说:“我叫景清。”

  那是苏秦活了二十一年,第一次感受到的——怦然心动。

  他就像是上天专门派下来拯救她的使者,他耐心的教一点底子都没有过的她近战技巧,教她怎么用枪,她的学习能力很好,他从不吝啬夸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那种充满着赞赏的目光就是苏秦在那么艰苦的训练中咬牙坚持下去的最大原因。

  他让她有了在这个残酷末世活下去的理由和希望。

  但是有一天,理由消失,希望破灭。经历过一段自我厌弃无比灰暗的时期之后,她带着唐双双和唐宇继续麻木的活下去。直到生命终止。再次见面却发现自己和他已经成了对立面的敌人,而那个她熟悉的景清变成了彻底陌生的景越。

  无数次的彷徨和纠结之后,她已经彻底的把景越和景清分成了完全不相干的的两个人。所以景越对她来说,就只是一个敌人而已,即便是现在成了龙家的盟友,在潜意识里,她却还是因为林青阳的原因,把他当成了需要防备警惕的人。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记起前世的事情,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唐宇曾经跟她说做过的那个梦,临死前跟她说过的话,他说他已经明白了一切,当时她并没有多想,现在想来,他当时就是像景越现在一样梦到了前世的事情吗?

  “我做的那个梦其实是真实存在的对吗?”景越问,语气中有些难以察觉的小心翼翼。

  苏秦忽然心中一震,梦

  她毫无预兆的垂下了原本胶着在景越脸上的目光,瞳孔不断的收缩最后忽然像是忽然卸下重担一样,紧绷的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了,原本慌乱不知所措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下来,脸上也开始恢复成景越见惯的淡漠的神情。

  她重新对上景越的目光,幽深的眼眸仿若深潭,里面好像有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这是景越在苏秦脸上见过的最多的表情他的心缓缓的沉了下去,眼睛里的亮光也开始颤抖

  苏秦看着景越,用无比平静的语气,问:“你相信人可以重生吗?”

  景越自从做了那个诡异的梦之后,曾经无数次的想要去探究他做这个梦的原因,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认为是因为他的潜意识在作怪:他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否认之后,还是不得不承认在那一次苏秦从无脸怪的手里救下他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忽视苏秦的存在了,那一滴温热的眼泪不仅仅是滴进了他的眼睛里,也让他的心泛起了一片片的涟漪。每次看到苏秦面对他时候的那种冷淡的表情他就莫名的烦躁。即便是他主动过去跟她说话,她也是满身是刺的样子。他的骄傲不允许他一次又一次的受到这样的冷遇,但是潜意识里他又很期盼苏秦能主动和自己说话。在这样的潜意识下,居然做了这么一个荒诞的梦来。他一直是这么解释这个梦的。

  可是在这次在龙家无意间遇到苏秦的之后,当晚他再次梦到了这个场景,丧尸群中,他看到那一双眼睛,充满绝望却无比坚韧的幽深的眼睛。他几乎是鬼使神差的救了她,他随口问她叫什么名字,她似乎还有些心有余悸,那一双幽深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然后说她的名字,叫苏秦。

  他很漫不经心的哦了一下,说阿秦嘛。然后说,我叫景清。

  每次梦到这里,梦境就会截然而至。

  可是这次,他却梦到了更多的东西。

  他梦到他教她近战搏击、教她枪法。她很聪明,一学就会,每次学会了什么东西就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仿佛是在等着他的夸赞。她长得并不漂亮,但是那一双眼睛却像是星星一样,大部分的时候就像是天边的一颗寒星,笑起来的时候却格外的温暖明亮。他就是被那样一双眼睛蛊惑了,无论是在现实还是在梦里

  不会是梦,如果是梦,怎么会连梦里的人,梦里说的话,梦里的神情动作,还有梦里的心动都会那么清晰呢?

  但是重生?

  景越有些不敢置信,但是潜意识里,他却隐隐相信了苏秦的话,当时他明明和苏秦是敌人,甚至他还想要她的命,她却冒险回来救他,他永远都记得他短暂清醒地那一瞬间看到苏秦满是泪水的眼睛时有多么震撼。可是以当时苏秦的立场,是怎么也说不通的,他甚至可笑的为了苏秦那一句谎话问遍了家族里所有的长辈,是不是曾经有恩于一个叫苏秦的女孩儿。

  但是他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是完全超过他认知的东西:“你的意思是”

  苏秦用很平静的表情说出了一个让景越连血液都凝固的事情:“我死于2016年4月8日,重生于2013年5月8日。”

  景越艰难的滚动了一下喉结,脸上的表情都已经凝固了,他觉得苏秦说的话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却忍不住问:“那我们”

  “前世的时候你救过我一命,所以这一世我才会救你。前世的时候你说你叫景清,我们做过一段时间的队友,一起杀过丧尸仅此而已。”苏秦无比冷漠的说着:“我是看你似乎有些误解,所以才干脆跟你说清楚明白。虽然我们前世曾经是队友,也曾经救过我的命,但是我也救了你一命,你也曾经对我们下过杀手。所以算是抵消了。”她顿了顿,微笑着说:“对了,听说你终于如愿以偿做了林家的继承人,恭喜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再见。”

  苏秦说完就要走。

  景越莫名的有些惶惑,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苏秦的手臂,却不想抓得是苏秦断掉的左手,他用的力气不小,只听到接好的骨头咔嚓一声,刚刚接好的手臂再次错位了,苏秦痛的嘶的一声扶住了左臂。

  “没事吧?”景越紧张的想要查看苏秦

章节目录